区块链大发棋牌APP下载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孟晚舟背后的灯塔国大内斗_大国博弈_全球金融财团、中国、特朗普、三方博弈@丁辰灵

12月7日上周五,美股狂泻,纳指跌破7000点,道指和纳指合计跌超过800点。美国CNBC电视台嘉宾Karen在谈到当天五个导致大跌的负面因素时,把孟的听证会影响高列第一!

美国CNBC电视台嘉宾Karen在谈到当天五个导致大跌的负面因素时,把孟的听证会影响高列第一!

CNBC另一位黑人主持人在向嘉宾Stephen Roach(罗奇),前摩根斯坦利亚洲主席提问时说道:这就好像中国逮捕了高通的CFO,简直不可思议。

让人疑窦重重的是事件时间点很敏感,而事情也很敏感,牵涉到市场认为美国借此打击华为,那华为的美国供应商股票就会被影响。这些因素都对全球资本市场牵一发而动全身。

当不少中国网友认为这是美国式霸道,是特朗普给中国的下马威时,至少两位白宫官员通过媒体放话否定特朗普总统之前对此知情。少有人意识到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美国就分裂了。当我们每次说美国美国时,我们究竟指的是哪个美国?

表面上看美国和加拿大都是行政和司法独立,但一切政治都是经济的延续。这个世界是财团控制的,财团可以影响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

大多数时候财团合法的利用国家这一实体通过立法司法行政进行博弈,用金融投行家的话语叫改变限制条件(Constraint)!

关于金融如何控制世界,欢迎阅读我写的 《高盛不会教你的:改变限制条件》 详细分析了财团是如何控制世界的。

灯塔国大内斗

接管本案的纽约东区检察系统一贯是亲民主党,属于反川大本营,在12月1号抓M,实际目的一石多鸟:

  1. 打击特朗普;
  2. 打击天朝,本来就道不同不相为谋。
  3. 让加拿大当替罪羊和出头鸟,拉到美国战车上。

灵叔说这话有没有根据?有,特朗普一上台后立刻开除了奥巴马时代的46个检察官,然后任命自己中意的人选。

我查了负责本案的纽约东区检察官Richard Donoghue,根据纽约时报报道,他在今年5月3号才正式宣誓就职,但他早在今年1月3日就被任命为纽约东区代理检察官,有120天的代理过渡期,但他这120天中迟迟未得到特朗普总统的认可和正式任命,最后在代理过渡期还有最后一天时,被同僚法官最后通过选举程序选上。

在下图纽约时报报道中可以看到,另外一个没有得到特朗普正式任命的法官是纽约曼哈顿区的检察官Geoffrey Berman,而Berman正是特朗普律师科恩案的检察官,他多次公开批评特朗普,指责他随意批评法官。

Richard Donoghue和Berman是仅有的两个未得到特朗普正式任命的联邦检察官,这很清楚的说明,Richard Donoghue不是老川的自己人。

Richard Donoghue和Berman是仅有的两个未得到特朗普正式任命的联邦检察官

看过美剧《亿万》就可以更加深入的了解联邦检察官这一职位,看上去联邦检察官对立案调查起诉案件完全独立,不受上司安排。但实际上联邦检察官在经济案件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立案调查起诉什么案件,以什么罪名起诉,起诉后要不要撤诉都由检察官自主决定,而他的决定当然会受到财团和权力的影响。

除了政治,联邦检察官倾向选择那些有媒体效应的轰动案件,以利于自己个人的名声和升职。选择孟起诉当然也是非常有利于联邦检察官个人利益的。

特朗普是以反全球化上台的,特朗普和他的幕僚都反对全球化利益集团和华尔街的利益既得者。G20元首会面前二十天,白宫顾问纳瓦罗在演讲时大骂华尔街试图参与斡旋中美贸易,他说你们应该离谈判远远的,要怎么谈是总统的事情。

他指的是全球最大私募公司黑石创始人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苏是特朗普的好朋友,给特朗普捐了很多钱。黑石在中国业务也做的很大,属于两国政府在经贸方面都说的上话的人。苏今年贸易纠纷斡旋了三次,两次都没成功,这一次斡旋成功,两国元首成功会谈。

而号称总统国师,后来又被特朗普请出白宫的美国极右翼领袖班农上个月也在牛津大学演讲大骂全球主义者,他称之为达沃斯党(Davos Party),他认为就是参加达沃斯论坛的这些企业老板把美国卖给了中国,造成了美国制造业的空心化,失去了几百万的制造业工作。

班农清楚告诉牛津大学学生:控制世界的是全球化财团,而不是阴谋论中所谓的共济会,光照会。

但其实班农和纳瓦罗都没说清楚的是,所谓他们反对的华尔街和全球财团也分两种,索罗斯代表的金融银行家是反特朗普,反中国。黑石这样的私募和跨国公司CEO考虑的当下企业的利益,能合作赚钱就行。

此时抓孟符合民主党,和索罗斯为代表的部分金融银行家的利益(如果你看过电影大空头,你就会轻易理解)。但股市大跌不符合跨国公司经营者,私募基金,和特朗普总统的利益。

这是一场可长期恶化中美关系的事件,目的是对立中美,操纵市场,推动全球市场最终崩溃,而最终让索罗斯为代表的金融投资财团继续掌控世界。

索罗斯和他的世界政府

对索罗斯不那么了解的朋友可能只知道他当初狙击泰铢引发亚洲金融危机的事,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操控或参与了几乎过去三十年绝大多数发生的各国政变,包括前苏联的解体。

索罗斯的目的是第一通过改变政权引发动荡从而方便国际金融资本浑水摸鱼,第二是通过鼓吹颜色革命颠覆主权政府,从而可以用金钱操控各国选举,选出他们可控制的政客。

成立世界政府,一直是索罗斯代表的全球金融财团的想法并不遗余力在推动和落实。从他个人层面,索罗斯15岁时被纳粹抓过,他小时候过着恐惧而颠沛流离的日子,他对犹太人被强大的主体民族压迫欺负有切肤之痛。这一辈子他都在努力淡化民族,鼓吹开放各国边界。(这就是民主党鼓励非法移民的根源)对于他来讲,如果全世界没有主权国家,没有主体民族,而是欧亚非大混血,那就方便犹太人这一少数裔:圣经称之为上帝天选之民来统治大多数人。

而对于全球金融财团来说,用超主权的各类全球化国际组织架空各国主权政府,则可以万万世用金融奴役世界,吸血全球。最终当世界主权政府不再具备实际权力的时候,世界政府就可以应运而生。那时候全球都可以实现索罗斯的开放边界,既然边界没有了,主权政府没有了,民族没有了,当然一切都是钱说的算了。

而这一切已经在发生,法国著名学者、前总统密特朗的总统府秘书长雅克•阿塔利(Jacques Attali)很直白的指出今天西方国家政权(包括总统、总理和国会)已经没有过去那种主导国家政治、经济、司法和社会等对人民至关重要的权力了,因为很多权力已经被让渡给各类国际协议和国际组织。你能想到的:巴黎协定,欧盟,北约,IMF等等。

在雅克•阿塔利写的法国政治畅销书《未来简史》中,他力倡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人类的必由之路,甚至给出了时间表:本世纪六七十年代。

而早在1950年2月17日,曾担任过罗斯福总统金融顾问的犹太裔银行家詹姆斯·保尔·韦尔博格(James Paul Warburg)在参议院演讲:不管是否喜欢,我们都将会有一个世界政府。问题是,我们将是一致同意、还是通过征服。(We shall have World Government, whether or not we like it. The only question is whether World government will be achieved by conquest or consent)。

他的父亲Paul Moritz Warburg是美联储的开创者,号称美联储之父。

在索罗斯代表的全球金融财团理想的世界政府体系里,实际上只有两种人,一是以犹太精英代表的银行家,有钱人作为世界的主人,而其他大多数人只能成为他们吸血的对象,从生下来开始就负债,然后通过劳动还债,永远的借贷,永远的还贷。

没有什么比主权政府更让银行家们和金融家们讨厌的了。主权政府意味着国家控制金融,国家控制经济。

索罗斯参与操纵了苏联的解体,在苏联解体后的前十年,俄罗斯相信了西方人开出的休克疗法,结果国家经济一蹶不振,大部分优质国有资产都被犹太银行家拿走。普京上台之后,用强硬的手段把在俄罗斯的犹太金融家关的关,赶的赶,没收了他们的资产,普京成为了他们绝对的眼中钉肉中刺,从此反对俄罗斯反对普京就成为了美国的政治正确。

不仅仅苏联和其他尝试共产主义制度的国家被打击。而西方各国也几乎都被全球金融财团架空,比如法国已经完全失去自己的金融货币主权。根据郑若麟研究(以下为引用,有调整顺序):

“1973年,金融家以国家有在经济困难时有超发货币的冲动为理由,要求法国中央银行私有化。伴随私有化的是法国在向私人的中央银行借贷时需要支付利息,这样国家就不会随意印钞,引发通胀。这个利率是多少呢,通过的银行法规定4%。在中央银行属于国家的时候,政府是不需要支付利息的。

私有化后,法国就逐渐被这沉重的利息债务所拖垮,国家财政也从预算平衡逐渐发展为预算赤字。

到2011年时法国的国家债务已经达到17000亿欧元,其中14000亿欧元的债主是借钱给法国国家的银行收取的利息。今天,归还法国国家债务的利息,已经成为法国政府预算的第一大开支。

其最荒诞的地方是,这些债务今天已经成为债滚债的根本来源。法国到2011年时每周的支出为90亿欧元,而其中20亿欧元是为了还债、10亿欧元是为了支付债务的利息。而2011年当年法国政府每周的税收只有50亿欧元,因而政府不得不再去向市场(也就是其债主)借亏空的40亿欧元。也就是说,政府每周的开支本身又在继续产生着4%的利率。到了2017年,法国一年归还的债务及利息是1440亿欧元,但到哪里去寻找这笔钱呢?法国不得不新借2160亿欧元作为下一年度的经济开支。显然,法国的国家债务已经形成了债滚债的模式。越来越多的专家承认,法国很有可能已经永远无法还清这笔巨额债务了。

截止到2017年底,法国这个6600万人口的国家到2017年底已经负债高达22998亿欧元!法国今天出生的每一个婴儿,都已经背负着高达32000欧元的债务。”

所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种赤裸裸的吸血导致了各国民粹主义的爆发。英国选择了脱欧美国选出特朗普,两个老牌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的人民都不傻,毕竟都当过世界霸主。

而上文中说的法国,我们都看到了,在11月底到12月初,迎来了黄马甲

正在对决的全球金融财团和特朗普

以索罗斯为代表全球金融财团控制了金融,控制了媒体,控制了意识形态(民主自由),在过去多年资助并控制了美国和欧洲的政治:

从克林顿到小布什到奥巴马;和在布鲁塞尔的超国家机构欧盟。

他们通过如巴黎条约等一系列国际条约方式架空主权国家;

他们推出贸易协定TPP,而TPP的实质不是贸易,而是把国家对于贸易和商业的仲裁权让渡给财团控制的国际组织。

理论上来说,全球金融财团是很难被战胜的,控制了如此之多的限制条件“Constraint”,他们想让哪个政客上台就让哪个政客上台,被新闻媒体洗脑的老百姓,还以为这是他们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呢。

但奇妙的是2016年,他们遇到一个大Bug,就是商人特朗普。

他用推特绕开了金融集团控制的媒体,直接诉求于美国在全球化中被剥夺的底层人民,他用小学五年级的英语,无视形成了三十年的政治正确,用Build the Wall,Make America Great Again,Fake News等大白话直指人心,把全球金融财团罗织的这张大网硬生生的撕开缺口。作为亿万富翁的特朗普甚至自掏腰包竞选,再聚集美国本土在全球化受损的产业资本和人民的资金支持,从而第一次摆脱了过去几十年政客被索罗斯等金融家控制的局面

无论特朗普怎么被骂女性歧视,弱智,白人至上,法西斯;他就是当选了。而且他还成功的让一批民众醒悟,拒绝被Fake News洗脑。索罗斯恨透了特朗普,倾尽全力未能阻止特朗普的当选,而所有的前总统,布什父子,克林顿,奥巴马都罕见的反对特朗普,不顾自己前总统一般恪守中立的原则出来攻击特朗普。

这场对决不是传统我们认为的美国左派和右派之争,虽然表面上看似如此。

事实上特朗普并不歧视女性和少数裔,在特朗普集团中的女性高管和少数裔员工都不少,他只是讨厌笨蛋和懒人

特朗普也不反移民,他反的是非法移民,特朗普希望的是有很多全球优质的精英来美国,增加美国竞争力,而不是吃福利的非法移民把美国拖向债务的深渊。特朗普反的是全球金融财团带来的美国空心化。

简单来说,特朗普要美国再次伟大,特朗普希望美国永远世界第一,美国领导世界!但是全球金融财团想要的是“世界政府”,可以控制影响所有的主权国家,相当于美国头上还有一个爸爸。

这是两者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冲突。

而这场对决从2016年的大选,到民主党对特朗普通俄门两年的调查,到刚刚过去的中期选举民主党重夺众议院,然后特朗普开始反击,罢免司法部长赛申斯(Jeff Sessions),重提调查克林顿基金会,控告穆勒,前FBI调查局局长科米面对议员质询,这都是特朗普和全球金融财团你死我活的斗争。

欧洲的较量也已开始,11月底到12月初班农隐在身后策划的法国黄马甲运动,就是法国版的颜色革命,直指全球金融财团支持的总统马克龙,要求他下台。

马克龙本来名不见经传,就因为他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培养的人,所有人包括索罗斯都支持他,成功当选总统。在马克龙当选前一年,鼓吹世界政府的阿塔利就已经公开宣布,“我坚信马克龙将会成为法国总统”!阿塔利甚至在法国喊出,我知道马克龙之后的总统。

若按照美国班农的策略和想法,是先搞定加拿大和墨西哥签署围绕着美国的美加墨贸易协定,然后打压中国逼中国签城下之盟,最后直指欧洲,和全球金融财团决战。

特朗普政府和他的核心右翼幕僚目标是拆掉欧盟这一全球金融财团的马甲,扶持各国的极右翼上台。当欧洲各小国失去欧盟这一统一市场的护盾后,必然会唯美国马首是瞻,美国再重新腾出手来对付打压中国。

但如果中国搞不定,不屈服,那特朗普就会陷入两面作战,两面都失利的逆境。

特朗普没有意识形态的条条框框,他是一个深知利弊的老油条商人,他在这次G20寻求和中国交易,是为了能腾出十分的精力和全球金融财团作战,赢得2020年大选。

(关于更多对特朗普个人的了解,可以阅读我的文章为何川普变脸不打了?其实他的目的是建立川普王朝)

和特朗普交易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局。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反映在台面上

  1. 美国两党都热衷遏制中国,在中兴华为等议题上保持高度一致.
  2. 意识形态上,中国和不在意政治正确的特朗普可以结盟,一起对抗喜欢用意识形态渗透搞乱世界的全球金融财团。
  3. 在地缘政治上,中国需要支持欧盟的完整,方便一带一路倡议能平滑整合欧洲市场及欧亚大陆;一个分裂的欧盟无论是回到二战的战乱抑或跟随美国都对中国不利。
  4. 在气候问题上,中国却又支持巴黎协定。这是因为中国在新能源大发棋牌APP下载方面开始领先,中国需要用新能源进行范式转换,弯道超车。在经济发展方面,中国得益于全球化,所以中国现在维护和倡导多边主义,愿意和全球所有的全球化资本及跨国公司合作。

这是一盘乱局,但对中国来讲,两只老虎既然现在矛盾不可调和,那不如让他们鹬蚌相争,我们渔翁得利。

中美贸易谈判,只要不侵犯到我们的核心利益,我们就愿意真心实意的和特朗普做交易。

而中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是产业升级!

在这一次G20两国元首会后白宫公告中,我们可以清楚的发现白宫公告中没有提到中国制造2025,而且特朗普的幕僚们在回到美国后接受采访也无人谈论中国制造2025。这可以明显看出,至少在表面上,双方搁置了中国制造2025的讨论。

当中方克制不再大张旗鼓进行宣传,美方在贸易谈判中也就放弃把中国制造2025作为谈判抓手:更多指向的是中国所谓的结构性的问题,如强制大发棋牌APP下载转移,保护知识产权,网络黑客攻击,大规模产业补贴等。

95岁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2018年11月6日新加坡举行的“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中说:中美应该避免在谈判中的避免在细节问题上陷入僵局,并应先向对方解释正寻求实现哪些目标,以及能作出和不能作出哪些让步。

实际上基辛格说的很明白,即他理解中国自己的产业升级是不可能做出的让步,而其他所谓强制大发棋牌APP下载转移,保护知识产权,网络黑客攻击,大规模产业补贴都是细枝末节,该让则让以避免僵局。

在基辛格,黑石苏世民,前财长保尔森的斡旋下,中方也就同意在美方的谈判框架中进行让步,目的在于避免中美升级冲突,妨碍中国崛起的大计。

但对于全球金融财团来讲,不能接受现在中美谈和,他们一方面在各大媒体鼓吹不看好双方贸易协定90天内的达成,一方面策划了孟逮捕事件,以恶化特朗普政府和中国政府的关系。

表面上看,他们调查了华为好几年,但实际上这一次的抓捕事件进行的很仓促,不仅证据并不充分,仅靠邮箱和PPT,至今纽约东区检察官也未给加拿大发放正式的引渡请求。

孟晚舟逮捕事件

面他们在操纵股市空多中获利,另一方面他们期望中美相斗,股市下跌,全球经济危机提前到来,而全球金融资本可以全身而退。

最后中美两败俱伤后,全球金融资本重新归来,控制世界。

看透了这盘三国杀,你就会明白中国政府现在要把孟的事件和贸易谈判切割的用心。

政府一方面外交斡旋,另外一方面也管制国内舆论,避免民族主义发酵,从而危害大局。

库德洛在刚刚过去的周日最终接受了福克斯新闻的采访,他说:孟的事件和数月以来和中国的贸易战似乎处于不同的频道,但他承认这两个问题可能会混在一起。库德洛最重要的有一个表态是:他不能确保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会把释放孟晚舟作为与中国更广泛的贸易谈判的一部分。

从中美双方至今的表态来看,全球金融财团搅局中美和谈的目的并未达到。特朗普在G20的会后意味深长的发了一条推特:

特朗普G20推特


后记:这篇文章前后写了一周,删了又写,写了又删,微信怎么也发不出去总是审核失败。

我强烈推荐大家阅读我过去的两篇文章以更好的理解本文:

第一篇:了解金融如何控制世界,了解如何提升自己财富上的格局和眼界!高盛不会教你的:改变限制条件

第二篇:了解川普本人:为何川普变脸不打了?


丁辰灵微信号:ding_chenling


孟晚舟为什么被抓捕?孟晚舟事件的实质是什么?任正非之女被美国抓捕_美国的忌惮

 


孟晚舟背后的灯塔国大内斗_大国博弈_全球金融财团、中国、特朗普、三方博弈@丁辰灵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