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大发棋牌APP下载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姚尧2019年规划_谨守与闹市之间分际_扎心读者_2019年2月20日股市前瞻_元宵节快乐

自春节以来,沪深股市都在持续上涨,后台留言中也一堆吐槽抱怨之声,有说太过谨慎,耽误赚钱的;又说看着别人都赚钱,自己心里好痛的;有说等均线走好,股价已经涨了50%以上的;还有对我指责一大堆后,跟我下战书说“不服来辩”的;还有把我批判一番后,让我有本事就把他留言发出来供大家讨论的。类似这样的留言,原本也不出乎意料,本就是预期之内的。

前些天因为太忙,没工夫修理你们,现在暂时告一段落,可以跟你们说道说道,让你们这些叽叽歪歪的庸众明白,你跟我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多么大,以及为什么我平常根本就不屑于搭理你们。

如果非要说不一样,那就是我们在时间上出现过一点极细微的偏差。我们预计第一个低点是9月底,结果市场是10月中旬,而也正是在最低的10月19日那天,姚尧发表了《向死而生,股市抄底。十年一梦,就此开启!一文,结果我文章一发,当天就是大涨。之后反弹到11月中旬,是不是完全如我们预期?再之后下跌到1月,是不是又完全如我们预期。进入2月是不是开始反弹了?这次的反弹,难道是出乎我们预料之外的吗?难道不是在《8月21日股市前瞻》里就规划了的吗?难道我不是在春节前的文章里就说了,从春节到两会这段时间的行情不会太差,只是我觉得没什么操作价值而已吗?拜托你睁大眼睛,摸着良心说,这个市场上还有第二个人曾经像姚尧预测得这么精准细致吗?

苏东坡

南宋有一位著名的学者叫王灼,他写了本书叫《碧鸡漫志》,这本书主要是谈了唐宋以来的诗词音乐,而作者最推崇的就是苏东坡,属于把东坡词推举到极高地位的最早的评论家。

王灼在这本书里写道:“东坡先生以文章余事作诗,溢而作词曲,高处出神入天,平处尚临镜笑春,不顾侪辈。或曰:‘长短句中诗也。’为此论者,乃是遭柳永野狐涎之毒。诗与乐府同出,岂当分异?东坡先生非心醉于音律者,偶尔作歌,指出向上一路,新天下耳目,弄笔者始知自振。今少年妄谓东坡移诗律作长短句,十有八九不学柳耆卿则学曹元宠,虽可笑,亦毋用笑也。”

这段话我们就不详细讲解了,大概意思是说:东坡先生的作品主要是写文章,因为文章是载道的。写文章之余写诗,因为诗是言志的。写诗之余再来写词,可即便是这样之余的之余,东坡先生的词也比那些的所谓顶尖词人写得还要多,还要好。柳永被称作是大词人,其主要作品也只有词,可柳永一辈子只写了212首词。东坡先生呢?之余的之余,也写了360多首,而且有大量都是传颂千古的精品。

可惜现在的一些少年人,不知天高地厚,指责东坡先生的词在音律上有问题,这当然是很可笑的,不过对这些人,也没必要去笑他了,因为世界上本来就是这有这么多无知浅薄的人。

对于苏东坡这样的旷世奇才,姚尧当然是望尘莫及,可是跟你们这些叽叽歪歪的浅薄之辈相比,那姚尧真是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

写作

我现在每天的时间主要还是用于读书写作,读的书就不多说了,仅就写作而言,我在2018这一年已经完成了《姚尧精读资治通鉴二》、《笨蛋,问题在战略》和《姚尧股市形态学》这三本书稿,还开了好几个“未完待续”的题目。

政治点评

在写书之余,我随手写了篇关于台湾的政论文章,仅自己的公众号就有三百万的阅读量,赞赏人数过万。

  • 在这样之余的之余,我写的股市前瞻也能做到全市场最精准、最细致,远的不说,至少这半年来是如此,而且有简单明确的证据可考,没错吧?
  • 那你再看看你自己,你拿什么跟我比?你有多少斤两?
  • 你还跟我说什么“不服来辩”,你要我服你什么?
  • 辩赢了你又怎样?我是要做名垂青史的英雄,而不是做鸡鸣狗盗之雄,明白吗?

自从那篇关于台湾的政论文章火了后,有很多机构来找过我谈合作。

东南卫视的陈加伟找到我说,看能不能去他们那做时事评论员,点评台湾的事。我当时是婉拒了,因为这不是我的主要方向。

后来,东南卫视《海峡新干线》的主持人陈赫男到上海来找我,看以后能不能有什么合作机会,涉台的或者其它方向的都可以。

所以,现在我和东南卫视还是保持不错的关系,看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好的灵感火花。

至于财经类的电视台,那就更不用说了,早在2015年就有人不断在找我了。

历史

那么,历史类的呢?你大概用脚趾头也能想到,随着《通鉴》一册又一册的推出,将来找我谈合作的机构肯定不会少吧?

所以,我如果要想出名的话,渠道真的是太多太多了,我还需要通过让你的留言上墙来证明自己有本事吗?你不觉得你讲这种话,是又低级,又无知,又浅薄,又可笑吗?

说实话,我真不是鄙视你,而是我根本就连鄙视都懒得鄙视你。如果你再苦读十年,或许能有被我鄙视的资格,只可惜,像你这样的人是不会读书的,即便偶尔读了,那也是读垃圾书。

未来规划

新的一年,姚尧争取能有五本书上市,目前已经交稿了的,预计三月中出《通鉴二》,四月底出《形态学》,六月底出《笨蛋,问题在战略》。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公众号连载《通鉴》了,争取本周开始恢复。预计《通鉴三》能够在三月底、四月初连载完,正常的话应该能在年内上市。

《通鉴四》可能要到七月份连载完,可能就要到明年才能上市了。应广大读者的一再要求,《均线学》我还是尽量写吧。

这套东西呢,我自己运用多年,心得体会肯定是有不少的,可是它的篇幅是否足以构成一本书,尤其它是否能像《形态学》一样,被我构筑成一套完整的体系,到目前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说是尽力而为了。就时间安排上,我争取今年写完,明年出版。

我知道你们会想早点看到,但是写作这种事,自有其本质规律,亦关乎作者的个人习惯,写得出就是写得出,写不出就是写不出,你催我也没用,反正我尽量就是。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不停有读者问我有没有可能写《易经》?

今天我还和刘婷聊这事,她说你要愿意写肯定是好事呀,而且销量肯定会好。

说实话,我心里一直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我担心自己的水平还不够,理解还有不到位的地方,不仅担心误导读者,更担心让后人耻笑。

像我的这种心理压力,估计市场上99.99%的作者和出版机构都不会有,他们只要当下卖得好就行了。

另一方面,我看见世面上流传的,当代关于易经的书普遍都不怎么样,甚至不客气的说,既太烂,也太滥了。

这事我要不去做,就得让读者的大脑被这些垃圾读物给玷污了。

其实,我写作的绝大多数选题都面临这个问题,自己给自己设的标准太高,深怕自己达不到,可是看看别人,又觉得太烂了。

我不去占领市场,却放任那样的垃圾占领市场,真是太没天理了。

至于《中国战略通史》这本书,刘婷问我这个坑准备什么时候填?

说这既是个巨大的工程,也是个很好的选题。我说,我最近实在太忙,顾不上那边,等缓过这阵子再说吧。

反正这种题目,除了我也没人能做得了,明告诉他们这个选题,也没人来敢跟我抢市场。我要十年不写,就十年都不会有人敢写。我要一百年不写,只怕就一百年都不会有人敢写。

最近这一两年,姚尧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是在为自己而活,也不只是为家人而活,甚至也不是为粉丝们而活,而是在为中华文化而活。

很多书,如果我不写,可能以后真的要失传了,至少会变得越来越难以广为流传吧?

百度名字出处

今天是元宵佳节,文章最后放一首辛稼轩的《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首词大家大概都不陌生,姚尧应该也在之前的文章中讲解过。其实,最好的人,最好的事,通常都不会是在流光溢彩的闹市,而一直都是在灯火阑珊处。

这些年来,姚尧也一直在心里提醒自己要谨守与闹市之间分际闹市是我获取资源的场所,但不能占用我太多的时间精力。

我所要进行的事业,注定是要安静地待在灯火阑珊处才能完成。

说到这首《青玉案·元夕》,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桩往事,说出来大家当个笑话听听。

大概在2002年左右,同学推荐我用百度,还说百度这家公司的老板很有文采和情怀,居然用“众里寻他千百度”这句词做公司名。

我当时就说,辛弃疾这首词确实很好,我也超级喜欢,但是拿“众里寻他千百度”这句词来作为一家搜索引擎的公司名,其实是不合适的。作为搜索引擎,难道不是应该一搜就映入眼帘?怎么能是“众里寻他千百度”,然后还要“蓦然回首”,才能在“灯火阑珊处”看到呢?

这两年来,百度一直被人病垢广告太多,经常搜索页面的前几页都是广告,果然是要先“众里寻他千百度”,然后才能在“灯火阑珊处”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

说到取名,还有个事要跟大家报告一下。这两三年来,平均每个月都有三到五位读者给我留言,说他们家宝宝出生了,问姚尧能不能给取个名?什么生辰八字、父母姓名,城市籍贯,以及他们对于宝宝的心愿等等,可说是一应俱全。我看到你们这样热情啊,一句话不说也不好,可你也知道的,我怎么可能会有时间搞这种事?所以,在这里郑重拜托大家,以后千万别再说这事了,就算是你真心愿意出高价,我也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来承揽这项业务。

说起来,这种因知识渊博和才华横溢而招致的烦恼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你们大概多少也还是能体会些的,对吧?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