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大发棋牌APP下载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中美贸易战结局走向“东和西战”是美国的既定战略@姚尧

中美贸易战的阴霾即将散去

6月7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宣布与中兴达成新和解协议,结束对中兴实施的严重制裁。中兴也已在和解协议上签字,为此付出的代价包括10亿美元罚款、4亿美元保证金、30天内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等。很多人说,中兴事件是奇耻大辱,我也承认它是奇耻大辱。

在贸易战中打了败仗,这个没什么可粉饰的。现在我们要讨论的,是这样的败仗属于刚刚开始,还是进行到半场,还是快要结束?就好比股价下跌,跌了就是跌了,我们无论如何不能睁眼说瞎话,不能把把跌了说成是上涨。但是我们有必要探讨,这样的下跌是属于刚刚起跌,还是下跌中继,还是最后一跌?对此,姚尧首先亮明观点,就如同本文题目中所说的:中美贸易战的阴霾即将散去。

英国地理学家麦金德将其战略思想归纳为这样三句名言:“谁控制东欧,谁就能主宰心脏地带;谁控制心脏地带,谁就能主宰世界岛;谁控制世界岛,谁就能主宰全世界。”世界岛,是指将欧亚非三大洲视为茫茫海洋上的大岛;心脏地带则是指欧亚大陆的中部。

英国地理学家麦金德将其战略思想

可以看到,作为世界地缘战略核心的心脏地带,其在地理学上呈类似梯形的形状。但在姚尧看来,其在地缘战略学上呈三角形,或者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类似于电风扇的形状,三片扇叶分别是中国、苏俄和西欧。作为远离世界岛之外的海洋国家,美国要想主宰世界,其战略的落脚点也必定是如何维持这三片扇叶之间的均势。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美国地缘战略的三大铁律:

  • 第一铁律:美国绝对不允许任何一片扇叶主宰欧亚大陆,二战时阻击德国,冷战时阻击苏联,皆是出于这种考量。
  • 第二铁律:美国绝对不允许三片扇叶长期保持友好共荣的状态,因为这意味着它将被世界岛边缘化。换句话说,美国至少要在三片扇叶中选择一片作为敌人,对其发动战略攻势。
  • 第三铁律:美国绝对不可能同时对三片扇叶都发动进攻,因为它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根据这三大铁律,我们可以得出,美国为了维护其世界霸权,必定会在三片扇叶中选择一片或两片作为敌人。

除非有一天美国的霸权彻底衰落,否则任何个人或团体都无法扭转这种国家意志。

如果是高明的战略家主政,美国可以联合其中两片扇叶以共同对付第三片,这样美国就能够在战略博弈中名利双收,譬如二战时联合中国、苏联以对付西欧,冷战时联合中国、西欧对付苏联都是如此。

如果是糟糕的战略家主政,美国就经常搞到只与一片扇叶合作而同时对抗另外两片扇叶,如朝鲜战争时,杜鲁门只与西欧合作对付中国、苏联;伊拉克战争时,小布什只与中国合作对付西欧、俄罗斯都是如此。奥巴马主政期间,曾经与西欧合作打了利比亚战争,在乌克兰问题上与俄罗斯彻底翻脸,以“重返亚太”为口号围堵中国,走的还是与西欧合作对付中国、苏俄的路子,这才给了特朗普胜选的机会。

那么,特朗普会在这三片扇叶中如何抉择呢?

首先,特朗普与西欧之间彻底翻脸了。上个月,美国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这已经严重激怒西欧。紧接着,美国又宣布自6月1日起对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加征钢铝产品关税,再次严重激怒西欧。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猛烈抨击特朗普对其钢铁和铝业征收关税,称美国此举是对其国家的非法经济袭击。马克龙甚至还呼吁G7中的其他六国要做好“G6+1”的准备,他在推特上写道:“可能,美国总统并不在乎被孤立。如果需要的话,我们也不介意签署6个国家的协议。”

随即,特朗普回应道:“请告诉特鲁多总理和马克龙总统,他们向美国征收巨额关税,还建造非货币壁垒,欧盟对美国的贸易差是1510亿美元,加拿大向我们收取高达300%的乳制品关税——伤害了我们的农民,扼杀了我们的农业。”

因此,今年的G7峰会出现了与往年截然不同的画面。往年,G7峰会的画面是这样的:

2017年G7峰会

而今年,G7峰会的画面是这样的:

2018年G7峰会

真可谓有图有真相,一切尽在不言中。

其次,特朗普一直试图与俄罗斯搞好关系。早在竞选前,特朗普就极力赞美普京非常优秀,尤其是比奥巴马强多了,弄得普京也一度芳心大动、小鹿乱撞。

可惜的是,美国内部的政治氛围根本不给特朗普与俄罗斯改善关系的机会,几番折腾之下,俄罗斯也基本对美国死心了。

就在参加本次G7峰会前,特朗普还特别强调:“俄罗斯应该参加这次会议。没有俄罗斯参加,我们为什么要开会?不管你是否喜欢,也可能政治上不正确,但我们得管理整个世界,现在的七国集团曾经是八国集团,他们把俄罗斯赶了出去。他们应该让俄罗斯回来,因为我们应该让俄罗斯在谈判桌上。”

西欧已经越来越无法忍受特朗普,正在考虑把美国踢出G7而变成G6,可特朗普却在想着把俄罗斯请回来变回到G8,由此可见特朗普与西欧的矛盾是何其之大。不过即便如此,特朗普也知道俄罗斯不可能回到G8,而普京也不屑于回到G8,他正忙于在青岛参加上合组织峰会。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说:“西方当年把G8变成了G7,俄罗斯接受了这个决定,现在俄罗斯在上合组织、金砖国家、G20模式下运转很好。”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更是针对特朗普的发言直接打脸说:“俄罗斯正在集中精力参与除G7外的对话形式。”

显然,特朗普根本无力化解美俄之间的长期仇恨,能够维持不恶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于是,根据我们刚才提到的美国地缘战略第三铁律,美国必须与中国保持合作。那么,既然美国必须与中国合作,为什么还要对中国打贸易战,为什么还要对中兴重罚呢?

诸葛亮在名篇《出师表》中曾写道:“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

诸葛亮这段话说的非常清楚,蜀国的战略目标不是南扩,而是北伐。之所以要“五月渡泸,深入不毛”,目的只在于稳定后方,以便于能“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同样的道理,特朗普的战略目标也不该是对付中国,可是他必须先把中国打趴下,好让美国人相信,虽然中国经济的规模增速很快,但根本就没有核心大发棋牌APP下载。

所以只要美国人愿意,随时出手就能立刻将中国打趴。

惟其如此,美国人才能放心地让特朗普从中国战场腾出手来,集中力量对付西欧。

奥巴马主政期间,为美国留下了两项重要的是外交遗产,一个是伊核协议,另一个是TPP。

显然,奥巴马的战略是将小布什时代的“西战东和”扭转成“西和东战”,可是特朗普刚上台就废除TPP,现在又退出伊核协议,战略路线同样非常清楚,就是要把奥巴马时代的“西和东战”改回到“西战东和”。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姚尧就一直在说预言今明年极有可能会在中东爆发战争。

我们现在捋一下时间脉络:自去年底以来,美国先是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西战),接着是大幅改善与朝鲜的关系(东和),再接着是对叙利亚发动空袭(西战),再接着是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但现已接近尾声(东和),再接着是退出伊核协议(西战),再接着是对西欧和北美加征钢铝关税(西战),现在是在G7峰会上与西欧翻脸(西战),马上还要和胖胖胖在新加坡会面(东和)……

由此可以推知,特朗普政府早已在为将来的西线战事做准备了。我们热爱和平,但未来的枪炮声根本不是我们所能阻止,这是由美帝国主义的邪恶本质决定的。

我们只能庆幸,枪声不会响在中国的领土上,而一旦枪声响起,中国又将新一轮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特朗普打左灯向右转

6月10日,姚尧写了《中美贸易战的阴霾即将散去》一文。可是还不到一周,特朗普政府就宣布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的关税。于是,有不少读者留言,问当初的预测是否判断有误,当初的分析是否需要推倒重来?那么,今天的文章就来回答这个问题。

在写本文之前,我在网上看了一些评论文章,大体可以分为三类:

  1. 说贸易战突然开打完全出乎意料,承认自己当初判断有误并为此道歉;
  2. 宣称中国必须对美国进行针锋相对的反制,而且中国必将赢得最后胜利;
  3. 宣称中美贸易战是个长期复杂的过程,嘲讽那些之前说贸易战已经告一段落的人是幼稚的。

对于这三类观点,姚尧均不赞同,我认为此次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加征关税只不过是在打左灯向右转。

什么叫作“打左灯向右转”呢?举例来说,随着共和党的小布什于2000年底当选美国总统,就注定了美国的国家战略将由克林顿政府时期的“东战西和”扭转成“东和西战”。

可即便是要“东和西战”,美国还是在南海搞出了一个撞机事件。美国人的思维是这样的:我现在的确是想跟你和,可我以前对你那么差,在克林顿执政期间给你弄出了“三大辱”,万一你记恨在心怎么办?万一你伺机报复怎么办?所以我就再来辱你一次,看看你血性够不够,将来会不会在我西战时对我背后下黑手?

测试的结果是让美国人非常满意,中国人从头到尾就没有要和美国开战的意思,谈判时讨价还价的焦点,居然只是道歉信应该用“apologize”、“sorry”,还是“regret”。

于是,美国人彻底放心了,8月11日南海撞机事件落幕,一个月后,他们就策划了“9·11”事件,然后快快乐乐地出兵阿富汗了。

为什么说“9·11”事件是美国人策划的呢?

其实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法,无论内心多么卑鄙龌龊,都非得要抢占道德高点。

有个段子非常形象地刻画了美国人的这种德行,它是这样说的:一个英国人、一个法国人和一个美国人落到一群强盗手中,强盗问他们临死前各有什么心愿?

英国人说他想在临死前写份遗嘱,法国人说他临死前想和女朋友再亲热一番,美国人说他希望强盗头子能够在他屁股上猛踢一脚。强盗头子听完哈哈大笑,非常乐意地优先满足了美国人的心愿,然后美国人就取出藏在身上的手枪,把强盗们统统打死了。

英国人和法国人对此感到十分困惑,就问美国人:“既然你身上有枪,干嘛不早点把他们打死,还要被人家猛踢一脚呢?”美国人说:“如果他们没有伤害我,我又怎么能平白无故地打死他们呢?我之所以要他在我屁股上猛踢一脚,就是为了能有理由开枪打死他们啊!”

所以,美国人的血液里就有这种先引诱别人伤己,然后再去伤人的基因,无论是珍珠港事件、9·11事件皆是如此,将来特朗普政府若要出兵在中东大打出手,可能也免不了要自残一把。

苏东坡在《留侯论》的开篇说:“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正是由于南海撞机事件中的忍辱包羞,才为中国入世后的经济腾飞赢得了宝贵的战略机遇期。

我们来捋一下时间表:

  • 2001年1月20日,小布什正式就任美国总统。
  • 4月1日,南海撞机事件爆发。
  • 8月11日,南海撞机时间落幕。
  • 9月11日,9·11事件爆发。
  • 10月7日,美国出兵阿富汗。
  • 11月10日,中国加入WTO。

从这条时间线索中,我们可以清晰看到美国是如何由克林顿时代的“东战西和”转到小布什时代的“东和西战”。南海撞机事件,就是我所谓的“打左灯向右转”,而此次中美贸易战也同样是这种性质。美国人一定要在确定东边无战事之忧后,才敢放心大胆地到西边去开启战端,因为他根本不具备两线开战的实力。

于是,有人会问:“特朗普看起来疯疯癫癫,特别的不靠谱,他会不会真就两线开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首先,特朗普是个非常精于算计的商人,我们以前在分析预测特朗普为什么能够当选美国总统时就曾说过,他是用切蛋糕的方式,一点一点把希拉里的支持者切过来的。这样的人,说话做事都有其目的性,你觉得他说话做事疯疯癫癫,只是因为你看不懂罢了。其次,就算特朗普疯疯癫癫,也无法打破美国两百多年来的战略传统,这就是我们前文说的三大铁律,他的一言一行都不可避免地受到官员们的限制,都必须符合支持者的根本利益。

再次,如果特朗普真的对三片扇叶同时发起进攻,那我反而是求之不得了,因为那样只会让美国亡国。类似的案例可以参考春秋末期的三家灭智,这在姚尧精读《资治通鉴》第2集有详细叙述,读者可以翻出来参看。

于是,又有人会问,既然不能两线作战,那么为什么特朗普政府一定是“东和西战”呢?他不能“东战西和”吗?更何况美国和西欧还有相同的价值观。

首先我要说的是,因为美国与西欧价值观相近就不会开战,这个根本是不值一驳的,根本就是书呆子的观点,他们连“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个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至于特朗普政府的战略必定是东和西战,这是由驴象两党的盈利模式决定的。凡是民主党执政,其战略就更倾向于“东战西和”;凡是共和党执政,其战略就更倾向于“东和西战”。

1972年,毛主席在接见来访的尼克松时有这样一段对话。

毛泽东说:“讲老实话,民主党如果再上台,我们也不能不同它打交道。你当选我是投了一票的。”

尼克松说:“我想主席投我一票,是在两个坏东西中间选择好一点的一个。”

毛泽东说:“我是喜欢右派,人家说你们是右派,你们共和党是右派,说英国的希思首相,说西德的基督教民主党也是右派。我是喜欢右派,比较高兴这些右派当政。”

老人家的思路非常清楚,中美建交是大势所趋,但是与右派的共和党打交道远比与左派的民主党打交道要好得多。事实也的确是如此,太早的历史我们就不细说了,只说近二十年的事。

方才提到,民主党的克林顿执政期间,给中国制造了银河号事件、台海危机和轰炸驻南使馆这所谓的“三大辱”。

1999年1月1日,欧元在欧盟各成员国范围内正式发行,对美元构成强力挑战,迫使美国必须将“东战西和”的战略调整成“东和西战”。虽然民主党在克林顿执政期间有很好的政绩,但他们在血液里就不擅长与欧盟开战,这便是美国人选择共和党执政的国际背景。

之前很多读者留言,问为什么德法反对美国打伊拉克?

其实,伊拉克战争从头到尾就与反恐没有半毛钱关系,其本质上就是场货币战争。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国一直是用石油美元体系来维持其金融霸权,可是德法却一直怂恿伊拉克用欧元来进行石油结算,这让美国如何能忍?

2001年底,伊拉克央行宣布自2002年初开始用欧元替换美元作为外贸结算货币,并将100亿美元外汇改换为欧元,而欧元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一路升值的,请看下图:

2001年底,伊拉克央行宣布自2002年初开始用欧元替换美元作为外贸结算货币,并将100亿美元外汇改换为欧元

由于伊拉克石油的背书,欧元一路升值。又由于欧元的一路升值,所以伊拉克出口更多的石油以换来欧元。用欧元结算的石油越多,欧元升值的势头就越猛,以致于其他产油国家也纷纷响应,向欧盟卖出石油以换回欧元,而不再是换回美元。

显然,伊拉克这是对美元霸权最直接的挑战。

于是,2003年3月20日,小布什政府不顾法、德、俄诸国的强烈反对,打着反恐的旗号,在未经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入侵伊拉克。

伟大的灯塔国未必不想如以前那样立个好看些的牌坊,只是此次危机实在太过严重,随时都有嫖资无法兑现的风险,所以也就顾不得扭捏作态了。除了军事领域外,美国在金融领域更是动作频繁,通过高盛等金融机构为希腊这样经济体质不佳的国家作假账,使其得以混入欧元区。

美国在西线作战,就给了东线的中国绝佳的战略机遇期。

一场伊拉克战争,彻底击碎了欧元替代美元的野心,却也让美国债台高筑,唯一受益的是蒸蒸日上的中国。为此,美国人将战略由“东和西战”调整成“东战西和”,执政者也就由共和党再次转变成民主党,具体策略是先主动引爆金融海啸,然后通过各种威逼利诱的手段骗取中国接盘,于是就有了那句我们耳熟能详的口号“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于是就有了那项影响至深的“四万亿”救市,说白了,这就是在换血,中国人把美国人的毒血换过来,把自己健康的血液换给美国人。

等到美国人毒血清理得差不多了,奥巴马就开始搞“重返亚太”的战略以围堵中国,而中国则在产能过剩的泥淖里苦苦挣扎。

美国既已在2008年重归东线,那么万一西线再次崛起,欧元重新挑战美元,那该如何是好?

于是,美国人用颜色革命以削弱俄罗斯,用欧债危机以削弱西欧。欧债危机是2009年底从希腊开始凸显,2010年3月向欧猪五国发酵蔓延的,可假账却是老早就做好了,美国人想让它什么时候爆发,就什么时候爆发。等到欧债危机爆发了,美国就可以专心来对付中国了。

如今,美国之所以要重返西线,是因为欧洲在德国的率领下已经逐渐走出欧债危机的泥淖,必须立刻予以弹压,否则若让德国统一整个欧洲,进而占据中东,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于是,欧洲爆发难民危机,重创默克尔的声誉;英国宣布退出欧盟,其他国家也在蠢蠢欲动。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与欧洲的关系日益恶化,而这些都还只是刚刚开始,重头戏还在后台。

为了确保“东和西战”能够顺利进行,美国需要先让东线的对手没有交战的能力。于是,中国股市自2015年出现不可思议地飙涨,然后就是史无前例的股灾,几万亿资金砸进去救市都填不满坑。

当中国只能将精力用在内部去杠杆上时,美国就能够腾出手来收拾西欧了。

特朗普政府现在“打左灯向右转”,只不过是为了接下来的全力西征做最后的确认。

因此,我们坚持认为,“东和西战”是美国的既定战略,绝不可能轻易更改。只因听到一些风吹草动就大呼小叫,只不过是在凸显自己的无知而已。


姚尧
微信号:yaoyaostrategy
功能介绍:坐观天下而拥抱时代,背靠历史以眺望未来。洞察本质,预测趋势。研究战略,把握机遇。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